写一些主角受的小段子
all主角派
爱我

【名夏】砂时计


*大概是五六年前写的开头,已经忘记当时的脑洞了,就匆匆结尾当个日常小短打吧……

*当年的文风也可以说是很有病了_(:з」∠)_




窗外的喧嚣像是与窗里的人无关一样,自顾自的吵闹着,又自顾自的沉寂。

名取周一将手贴在因为房间内部的冷气而凝起水雾的冰冷玻璃上,身侧的柊将空调调高了几度然后候在名取周一的身侧静默着。

像是已经有了长达一个世纪的沉默,当这份寂静被打破之时,就像是正在断裂的冰层发出了刺耳的碎落音。

“柊,想不想见夏目?”

“想。”

虽然明白名取只不过是为了想见夏目而找一个借口,但是,见见那孩子,像是比春风都还要温柔的那孩子,又何乐而不为?

“那就走吧。”

    名取周一抓起桌上的帽子随意的盖在头上,又从胸前的口袋中掏出眼镜将眼睛一遮,让整张脸都隐藏在了阴影中。

“是不是要带上什么礼物呢主人?”

“啊,这是当然,柊有什么好建议吗?”

“夏目家,还有他的叔叔婶婶,猫咪先生。”

“啊,柊很熟悉呢。”

“有被妖怪们请去在那里喝过酒。”

“是吗?夏目家的生活真是热闹呢。”

“不是呢,夏目他好像很困扰,因为妖怪们很吵让他睡不好的感觉。”

“啊,夏目他,就是温柔的过分了,虽然很困扰,但是不威胁到他的话,他也下不了狠心把那些妖怪赶出去呢。”

“......其实上次夏目好像把猫先生和那些下等的扔出窗外了。”

“......呵,看来偶尔也会有耍脾气的时候嘛,真是好呢,他那个样子反而能让人更加放心。”

“主人您,真的很在意夏目他啊。”

“是吗?”

名取周一压了压帽檐拧开了门。

“他,没法不让人关注啊,就像是......”

——就像是陆地上盛开的最美的花

——就像是天空中飞得最高的鸟

——就像是深海里游的最快的鱼

——就算你没有看见过,也会听见盛传着的他的名

——就算你没有看见过,也能够在脑海中描绘出他的形

——就算你没有看见过,也可以在耳际听见他破空而出的声音

“就像是自身就闪现着美丽的光芒在吸引着人的视线。”


如果你想忘却,你或许可以仅仅把他当做是一个梦。

“我说,夏目,难得我有空出来找你,你就稍微理我一下嘛~”

“我宁愿名取先生因为努力工作而忙得脱不开身呢。”

“哇,夏目你真的是太无情了……”

“我倒是觉得这小子是傲娇了呢。”

还未放学夏目就注意到在校门口徘徊的戴着帽子和墨镜的可疑人士,急匆匆的找了个借口让田沼他们先走,而他则在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准备从后门溜走时却被柊给抓了个正着,于是现在就演变成了他在前面疾行,名取在后面紧追,柊淡定的吐着槽跟着二人身后的情形。

三三两两的行人对这个怪异的组合都投以了好奇的目光,甚至有人对夏目说:

“孩子,如果跟着你的人是个变态的话你一定要赶紧报警啊!”

名取脑后黑线瞬间成排。

“咦?”

夏目突然发出疑惑的声音停下了脚步,名取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某只黄白相间的显眼团状物正盯着凉品店的橱窗目露凶不对是目露馋光。

夏目僵硬的转过头低声念叨着“我才不认识那家伙”,却在转头的一瞬间绝望的发现那只短腿生物正向自己直冲而来。

“夏目,去给我买冰淇淋~~~”


三分钟后,二人一猫一妖怪正式入侵名为“凉夏”的甜品店。

“话说身为猫咪却想要吃冰激凌不是很奇怪吗......?”

“胡说什么!?我可是了不起的大妖怪啊!”

两者之间有联系吗......

在场的其他三人不约而同的沉默。

“名取先生突然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决定无视那只正沉迷于冰淇淋的肥胖猫咪,夏目生硬地转移话题,而听出了他潜台词的名取苦笑,将帽子取下来放在了桌面上。

“我来找你也不是每次都有委托嘛。”他单手托腮,将面前的甜点往夏目面前推了推,“作为前辈来探望一下后辈也不行吗?”

“名取先生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

打交道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夏目早就没有了初时面对名取的那种拘谨,谢过之后就舀了一勺装饰的格外漂亮的水果芭菲。

“非要说的话,那可能也是有的吧,”对上夏目“我就知道”的眼神,名取笑了笑,“这周末有空吗?我收到了剧组发的水上乐园邀请券,你可以跟我一起去吗?”

甜甜的滋味在口中扩散开,夏目思索了一会儿,尽管好像每次跟名取出远门,好像都会遇上各式各样稀奇八怪的事态,但他还是想跟名取一起出去玩的。自从来到了这里,他愈发珍视跟大家之间的羁绊,不管是跟田沼他们这群朋友还是跟山里那群妖怪,对他来说都是值得去好好维护的联系。

“好啊。”

他点点头,笑容里有自己也没察觉出来的开心。










 

评论(1)
热度(26)

© 您的外卖已在路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