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些主角受的小段子
all主角派
爱我

【泉真】一场风花雪月的全家桶

*标题来自于亲爱的 @外卖的价格是九磅十五便士 老师

*约定好谁单抽出四星以上谁开车,于是【x】

*我说这样我都要变成开车号了, @外卖为什么还不来 老师说我本来就是送外卖的,当然要开车,哦_(:з」∠)_

*微博全文




 

 

如果给游木真一台电脑或者一台游戏机,他可以呆在一个地方不动一天。

作为一个标标准准的室内派,在没有训练和演唱会的日子里,游木会选择在家里呆上一天。虽然濑名希望游木能趁着假期多出去走走,毕竟体力一直是他的短板,但是游木执意选择不出门,他也不会勉强,毕竟他也很担心游木、觉得单纯的游君自己独自出门的话,可能会被其他人哄骗拐走。

最近濑名接了一个夜间节目主持的工作,出门和回家的时间也开始固定起来,但是今天拍摄现场突发事故,即使制作组再三尝试抢救,也仍旧无法让拍摄继续进行,只好在道歉之后,让濑名先回家休息,等他们将所有设备整修好之后,再继续拍摄。

虽然抱怨了一番,但制作组也因为突发事故而焦头烂额,濑名和制作组确认好接下来的安排之后,就依言离开了拍摄现场。走到公寓楼下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游木昨天说突然想吃烤荞麦面,便先去了附近的超市买原料,站在货架之前,他有些犹豫,虽然都是荞麦面,可是不同产地不同价格的荞麦面,味道也会有细微的差别,纠结到最后,他还是决定给游木打个电话。

“喂、喂?泉桑?”

游木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慌乱,不过濑名没有在意,以为游木是被突然响起的铃声吓了一跳,他甚至能想象出游木当时手忙脚乱接电话的画面,脸上也不由得带上了笑容。

“游君,你比较喜欢哪一种荞麦面呢?”

他翻看着货架上的标签,准备一个一个地念给游木听,话筒另一侧的游木突然惊讶地问道:

“泉桑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录制节目吗?!”

“出了点事故,今天没有办法拍摄所以我就回来了,现在已经在家这边了,今天可以早点回来陪游君,游君有没有觉得很开心呀~”

 “哎、哎!?这么快!?”

虽然同样是一惊一乍,但在游木的口吻中,濑名完全听不出惊喜的意味,他觉得游木有些异常,看了看通话界面游木漂亮的笑脸,脑内突然电闪雷鸣,刚刚的雀跃突然如潮水一般退去。

“是啊,马上就到家了。”

他斟酌着用词,连荞麦面也不选了,直接拔腿就跑,在这期间还刻意控制着呼吸,让自己的声音尽量保持着平稳。他用自己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奔跑上楼,将钥匙插入锁孔准备开门的时候,发现门竟然从内部反锁了。

以往要是游木在家的话,门根本不会被反锁的。

“难道游君不在家吗?”

濑名轻声问道,刚准备推开门,却发现门被堵住了。

“在、在!”

“那游君为什么不给我开门呀?”

话筒里游木的声音几乎已经快要带上哭腔了,明明刚刚还在谈论荞麦面,怎么突然濑名就已经回到家门口了呢!他根本来不及收拾!而且现在就算说他不在家也来不及了!要是被濑名发现的话!根本来不及思考,身体已经下意识行动了起来,游木还顺手拖了一把椅子过来,抵着门板不愿让濑名踏入家门。

“游君!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因为泉哥哥你进来的话绝对会生气的!”

两人早已经将电话挂掉,要不是两人住的是独门独栋的公寓,现在濑名泉接连不断的敲门声绝对会遭受到邻居的投诉。但现在,游木已经想投诉了,濑名的敲门声简直犹如恶魔的鼓点,每一次敲击都像在催命。

听到游木的回答,濑名的脑子一瞬间炸了,各式各样的猜测在他的脑内闪现,一句“难道里面有其他的男人吗!”瞬间脱口而出。

“没、没错!里面有其他男人!”

天——呐————

听见游木的哭喊,一颗原子弹在濑名的脑海内爆炸,脑内瞬间空白一片,但他却诡异地平静下来,停止了敲门。

“游君,先让我进去好不好?我保证不生气。即使有其他人,哥哥我也会一直爱你的。”

“不可能的!泉哥哥你肯定会生气的!”

好啊,为了包庇奸夫,游君竟然连“哥哥”都叫上了!究竟是哪个野男人!

濑名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根本不能再忍,直接利用自己的体重一个助跑撞上了门,在游木回拦不及之时立马冲进了屋内。

“让哥哥看看究竟是谁想要抢走我的游君!”

客厅!没有!卫生间!没有!最后是卧室!也没有!

什么人都没发现的濑名一脸懵逼,脑内“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的配乐也戛然而止。但游木惊慌的表情不似作假、连眼圈都红了,可是游木口中那个本应该存在的男人却连一丝踪迹都没留下,他甚至看了看窗台,窗外就是花园,根本没有人离开时会踩踏出的痕迹。

他回到了客厅,电视还思索间发现了摆放在茶几上的一大堆油炸食品和碳酸饮料。

“……”

他立马看向游木。

“游君?”

“是啦!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趁你不在买一个全家桶!还没吃上几口呢!我就是想吃这种高热量垃圾食品啊!即使吃不完我也想吃一次啊!”

秘密被发现,游木干脆破罐子破摔。两个人在一起之后,濑名泉对他生活空间的侵入更是变本加厉,从一日三餐到衣食住行,几乎都被濑名一手包揽。虽然游木不是很介意这种事情——尽管实际上是他介意了濑名也根本不会理会仍旧我行我素——不过偶尔,他也是想吃一些其他的东西的,比如被濑名严令禁止的油炸高热量垃圾食品。

可这种东西就是好吃啊!明明同队并且还同样身为模特的鸣上前辈经常吃炸鸡都不会被说教!

知道濑名是为自己好,毕竟他并不是鸣上岚那种吃不胖的体质,而且工作量也没有成名已久的对方大,吃这种东西很容易发胖。可是人生在世!吃喝二字!只是突然想吃点垃圾食品而已!有错吗!

越想越委屈,特别是濑名现在还顶着一张“游君竟然背叛了我”的脸,游木觉得,自己可能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那、那我陪你一起吃……”

根本没有奸夫,只是游君突然不想吃他做的饭菜……虽然这样也还是让他觉得心中一痛,但是比起游木可能会离开他另寻新欢这种事态,还是好上太多。看到游木泫然欲泣的脸,标红的“紧急”二字飘过濑名的脑海,当务之急,还是要稳定游木的情绪。

但是没想到游君为了吃一次全家桶,竟然连劈腿这种借口都用上了……

他木然地陪吃陪喝,眼睁睁地看着一千大卡、两千大卡、三千大卡……消失在将鸡腿当做濑名而狠狠地咬着的游木口中,不知不觉中,也有一半食物进入了他的肚子里。

碳酸饮料最容易让人产生饱足感了,吃饱喝足的游木终于从刚刚的气愤之中恢复过来,依靠着沙发惬意地长舒了一口气。看到他懒洋洋、就像是晒太阳的小猫一样的可爱样子,濑名也不顾两人擦没擦嘴了,直接就亲上了游木油光闪亮的嘴唇。

心情平复下来之后,游木也觉得自己做的不对,心虚不已的后果就是没有拒绝濑名的吻,还主动缠了上去、回应濑名。

游木难得的热情,让濑名受宠若惊,但是他还没擦手,双手上都是油渍,不然他一定会紧紧地抱住他的游君。

炸鸡味的吻没有持续太久,濑名无法忍受自己油腻腻的手指,先叮嘱游木去冰箱里拿个水果解腻,然后开始收拾桌子。等看到桌面上堆积的鸡骨头,再想想自己之前吃了多少,濑名又有了一种想要晕倒的冲动。

不过吃都已经吃了,现在最重要的是……

终于将房间还有自己都收拾好的濑名,如愿以偿地抱住了游木的腰。

“今天吃下去的热量,我们来做运动消耗掉吧?”


——所以是这种运动吗!



二人运动了一晚,直到游木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昏睡过去了,濑名才终于放过他。洗澡时游木早已大汗淋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二人确实做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运动,但濑名一想到那些正在他胃腹之中燃烧的脂肪与热量,在一想到日程表上的拍摄活动,就觉得心急火燎。

等消化了一夜,一大清早他就将游木拉了起来,让他站上了体重秤,体重只有一些细微的变化,只要最近好好控制饮食多加锻炼,拍摄时就不会出问题。想了想,他自己也站了上去,虽然知道自己的体重肯定也不会增加,但看到实际数据总还是会令人心安一些。

他看了一眼数据。

瞬间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啊,体重秤肯定坏了,砸了吧。

 

 

 





——————————

*下方全家桶的梗来源

 


评论(10)
热度(203)

© 您的外卖已在路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