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些主角受的小段子
all主角派
爱我

【泉真|凛绪】当我在旁观时我在想些什么

 

 

*小杏视角第一人称

*请叫我粉似黑……

 

 


 

来到梦之咲已经有两个多月了。

比起刚开始的步步难行,现在的我已经如鱼得水,各种工作干起来都十分上手。不得不说,尽管刚开始还因为自己是唯一的女生而有些忐忑,但后来,我才知道,女生这个身份,除了能在体力活上得到一些优待以外,反而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的麻烦。

说实话,被鸣上前辈一起拉着做美容操、聊保养话题,并不是什么令人不开心的事情,反而会让人心情放松,但除此之外,被羽风学长追着跑、被濑名学长当做情敌、被守泽学长当做妈妈什么的……

说实话,要不是工作十分有趣再加上条件不允许,我真的很想回到原来的学校去,埋进Suzu软软的胸膛寻求安慰。

但是工作还是很重要的。

 

今天是Knights与Trickstar的联合练习。

 

每到联合练习的时候,都是一场灾难,不管是哪两个组合之间。

说实在话,这所学校里的很多人之间似乎都有着别人难以插入的羁绊,羽风学长和深海学长似乎有些不明不白的牵扯,斋宫学长对会长单方面不死不休,但是对仁兔学长就非常好,还与鬼龙学长是青梅竹马,自称是会长右手、同时是会长的青梅竹马的副会长,和鬼龙学长的关系非常好,还被叫做“敬人老爷”,但与会长互相依赖的却是日日树前辈……

三年级的爱恨纠葛实在令人难以理清,实际上,深思起来,二年级的情况也很可怕。

我推开门,果不其然看到了两对腻歪在一起的人。

据说朔间凛月同学与衣更同学是青梅竹马的关系,不过就算不用加这个前提,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好到令人不爽也是肉眼可见的。我总是在校门口看到被衣更同学背来上课的朔间同学,有时候在学生会室与教室之外的地方看见衣更同学,似乎也是被朔间同学拜托去做什么事的样子。朔间同学总是喜欢在衣更同学的脖子那里蹭来蹭去,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双眼中总是会闪过一种类似于“饥渴”的光……可能是因为朔间同学自称为吸血鬼吧?

但比起这一对,黏糊到令人不适的大概是濑名学长与游木同学那一对吧。

不过这种黏糊并不是双面的,表面上,不管怎么看,都只有濑名学长的一头热,而反观游木同学,则总是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啊啊,不管是谁,总是被不知道在哪里的摄像头偷拍、或者是走在路上就突然被从草丛里蹦出来的家伙抱住,都会感到害怕吧?

在某次给Knights的众位做训练时,我有幸听到了濑名学长似乎还领导着一个名叫“游君监视网”的组织的消息,还有“不管是游君的床下还是储物柜里,有游君的地方就至少有三十个我~♪”这种耸人听闻的言论。

游木君,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报警,真的辛苦你了呢,不过!还是快逃吧!

可是,虽然濑名学长在有关于游木同学的事情上会变得十分变态,但实际上是一个相当敬业的人。偶像素质十分高,营业性笑容十分具有欺骗性,看到他的那种笑容,根本不会有人认为他是个性格恶劣的家伙吧?课余濑名学长还有干着模特的工作,即使工作量非常大,平时似乎也还有在健身的样子。

说实在话,濑名学长认真起来的样子还是很帅气的,虽然面对游木同学之外的人嘴巴毒,不过也有着独属于他自己的魅力。

这样看来,也有点能够理解游木同学为什么在经受了那样的骚扰之后还不报警的理由了呢。

私底下,游木君也有向我坦诚过,其实他和濑名学长也算是幼年相知的关系了,他也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对濑名同学避之不及,虽然那些过激表达还是让他感到很困扰。但除了这份幼年的情谊之外,游木同学,肯定也是被濑名同学的那一份强大耀眼深深吸引着吧。

虽然他本人没有说,但是我有发现,游木同学在台下看着濑名学长的时候,眼里闪着的是憧憬的星光呢。

不过面对面的时候,情况还是相当糟糕啊……

好不容易将濑名学长从游木同学的身上扒下来,盯着濑名学长犹如带着腐蚀性的化学药剂的目光,我的钢铁心都快要坚持不住了。

但是为了练习,还是要坚强啊!

好在Knights里还有鸣上学长可以拉住濑名学长,训练还可以正常进行。

虽然私下里的情感纠葛简直能写成好几卷的巨著,狗血到连泡沫剧都自愧弗如,但是在训练中、还有在舞台上,大家都是相当耀眼的存在呢。

我站在一旁,看着Trickstar和Knights的大家,有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成就感,尽管我也是一个不过才二八年华的少女。

想当初,唉,不想了,反正现在我只是梦之咲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

大家的表演都很棒,尽管还有一些小瑕疵,不过在说过之后,大家很快就改正了过来。

训练告一段落之后又进入了休息时间。

朔间同学自动黏在了衣更同学的身侧,鸣上学长说想跟我一起去买一些慰问品,顺便聊一聊美容话题,这我当然是相当欢迎的啦。虽然有点担心游木同学,不过北斗同学和明星同学一直保护在游木同学的身边,还有司在一旁劝解,濑名学长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像是DDD时的监禁一样过分的事情吧……

 

但事实证明,我还是想太少了。

 

等我和鸣上学长拎着饮料还有一些补充体力的食物回到训练室的时候,室内的气氛,简直……简直一言难尽。

朔间同学还躺在衣更同学的腿上小憩,而衣更同学似乎也被影响着睡着了,两人的小空间似乎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但不管是北斗同学还是明星同学,都是一副石化到快要石裂的样子,而游木同学和司则都是满脸通红到似乎快要爆炸。

我将视线移向此时最有可能是引起现在事态的罪魁祸首的濑名学长,发现濑名学长的状态更加不对经,双眼放空,捂着嘴一直在絮絮叨叨,我走近了才听清一些只言片语。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啊?

实在不明事态的我拍了拍濑名学长的肩膀,濑名学长就像是过电一样突然挺直了躯体,然后走向了衣物区,开始在自己的包里翻找。只见他拿出了手机,然后拨出了一个电话:

“喂?妈妈?我要举办婚礼了……”

……!!???

“等等啊!濑名前辈!!”

比起我,反而是平时最不想和濑名学长近距离接触的游木同学率先开口了,他一个跃步跑到了濑名前辈的身边,扣下了他的电话。

“说什么举办婚礼啊!”

“可是我是一定要对游君还有游君肚子里的孩子负责的!”

等等,等等,这是什么伦理大剧啊?虽然我是感觉早晚会有他们两人结婚的这么一天啦,但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快连孩子的事都有了?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这两个人,不管哪一方,都是不可能怀孕的存在啊!就算濑名学长再会做饭会摄像会织围巾!他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男性啊!穿芭蕾紧身裤的时候【哔】那么明显!!!

我抓住了离我最近的司,希望一向靠谱的他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但是他竟然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表示了对濑名学长言论的赞同。

“太过分了!濑名前辈当然要对游木前辈负责!放心吧,如果婚礼布置来不及,我会拜托家里也来帮忙的!”

“就说了等等啊!”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啊!为了阻止听到司的言论之后又准备打电话的濑名学长,游木同学的声音听起来已经快要哭了哦!?

“小北!难道接吻真的会怀孕吗?”

明星同学!这个时候你就不要来捣乱了!

“我不知道……奶奶并没有跟我说过这种事情……”

竟然连北斗同学也……?

不过,等等,刚刚明星同学那句话……

“北斗同学,可以告诉我刚刚发生了什么吗?”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过严肃,被我按住双肩的北斗同学尽量用简短的语言解说完了刚刚发生的事情,总之就是,在休息时间,濑名学长又准备拍一些游木同学的私房照时,发生了一点意外,濑名学长直接摔倒在了游木同学的身上,然后两个人狗血的嘴对嘴了。

嗯,嘴对嘴了……

“究竟是谁说的亲嘴会怀孕啊!就算不论偶像这一层身份,你们好歹也都是十几岁的高中生了好吗!!”

天哪!我认识的究竟是一些什么人啊!

总之,经过我与游木同学的劝阻,还有鸣上同学带着煽风点火意味的解释之后,濑名同学终于放弃了继续给家里打电话。不过想来另一端接收到儿子有关于举办婚礼的电话的濑名妈妈,也一定受到了不轻的惊吓吧,真是好奇濑名妈妈与濑名爸爸呢,究竟是怎样的家庭组成才能养成这样的儿子呢……

在这边的事态平息下来之后,朔间同学也终于幽幽转醒,让一直在一旁想要过来帮忙但是却又不能轻易挪动的衣更同学松了口气。

说实在话,刚刚注意到醒来的、超级爱操心的、衣更同学那副又想过来帮忙但是有没有办法对朔间同学弃之不顾的纠结表情,还真是有点于心不忍呢。

“小真~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吗?”

阻止了朔间同学继续揉眼睛,衣更同学用手绢帮他擦了擦因为眼角睡出的泪水,完全一副朔间的老妈子的样子。

真是闪瞎了我的狗眼。

“没事,大概是取消了一场婚礼吧。”

“取消婚礼……?不行哦,小真小时候可是说过要嫁给我当新娘的,婚礼绝对不可以取消哦。”

这样说着的朔间同学打了个哈欠,然后十分自然地就亲上了旁边正在为他拧水瓶盖的衣更同学。嗯,嘴对嘴。

看了一眼周围一圈都陷入石化的人,我悲痛地闭上了眼。

究竟是哪个家伙曾经对我说过进入梦之咲偶像科这个满是男生的地方要注意保护自己的贞操的啊!在这里我的女性魅力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好吗!要保护的只有经常会被闪瞎的双眼而已!

这是个什么学校!

弟弟!姐姐我想回家!






评论(13)
热度(349)

© 您的外卖已在路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