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些主角受的小段子
all主角派
爱我

【泉真】99与1(上)

 

 

*还没到厨房play……




 

 

终于结束了国外的拍摄回到国内,一想到马上就能够拥抱自己的游君,从下飞机开始,濑名的脸上就一直带着灿烂到有些傻气的笑容。

好在他直接走的VIP通道,事先也没有露出消息,又戴着帽子墨镜全副武装,几个特别厉害的私生饭也全被公司提供的保镖给稳稳地拦在几步外,才堪堪保住了他平时矜持稳重的形象。

和经纪人交代完最近的行程之后,濑名直接拖着行李箱回了家。

他先是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信箱,游木并没有订阅报纸的习惯,所以每次都是他在晨练结束后顺手将信箱中的东西带回去。果不其然,署名“濑名”的信箱里已经塞满了报纸和各类宣传单,宣传单大多都是些外卖店家的,但是他们家从来都是他做饭,这些没用的传单就都被他随手丢掉。

设置好电梯楼层,随着数字不断变化,濑名的愉悦心情也随着电梯不断上升,他哼着那个又不知道跑到了哪里的国王传到他们共用群里的新歌,还只有旋律,但在吟唱过程中,歌词已经自动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长途跋涉后,推开家门,迎接我的,是你天使般的笑颜~♪】

掏出挂着TS早年出的塑料小人游木真的钥匙,濑名满心期待。

他早早地就和游木的经纪人取得了合作,游木的行程计划表,每次都会在第一时间到达他的手中。前段时间为了配合TS新专的宣传,游木赶了不少通告,年后还有一部大制作等待他进组,为了养精蓄锐,经纪人给他放了半个月的假。现在还在假期中,目前离太阳升起还有一段时间,要是现在进门的话,他的游君一定还在床上休息,那他肯定可以看见游君可爱的睡颜。

取掉眼镜之后,游君天使般的容颜就不会被遮盖,可惜在睡觉的时候无法看到那双翡翠一般的澄澈双眼,但就算这样,游君在他的心里也是世界第一可爱。

他尽量悄无声息地开门关门,将旅行箱放在了玄关。旅行箱里有大半都是给游木带的纪念品,有游木说想要的特色甜点,也有很多是濑名觉得游木会喜欢而主动买下的,都是想给游木的惊喜。

他轻手轻脚地往内行走,房间内还很黑,厚厚的窗帘都紧紧得闭合着,但是房内的摆设他都很熟悉,濑名也就没有开灯,按着自己的印象缓步前行。

走到厨房门口时,他感觉自己好像踢到了什么,地面上传来了一阵物体在地板上滑动的声音。厨房里似乎还有一股奇异的难闻味道,像是食物放久了以后馊掉的气味,还混合了空气清新剂的柠檬香。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游君的睡颜,濑名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继续往卧室前进。

他在内心里描绘了好多遍自己将会看到的场景:游木静静地躺在床上,房间内明明没有透进一丝光,他的游君的脸庞却像自己本身会发光一样,在黑暗中清晰可见;柔顺的金色发丝散落在洁白的枕头上,金色的睫毛下垂,轻轻覆盖住了那双像是沾了露水的嫩叶的双眼;嫣红的嘴唇微微张着,露出了一点点白色的贝齿,低下头来看的话,还能看到内里柔软的小舌;游君可能会踢被子,那么纤细的手臂跟小腿可能也会露出来,睡姿不太好的话,睡衣会被掀起来,他就还可以看到游君软软的腰肢……

在握住卧室门把手的一瞬间,濑名瞬间觉得鼻腔一热,他连忙捏住了鼻子仰头,换了好一会儿才镇静下来,在心里默默地给这几天的菜单加上了几道清热败火的料理。

他推开了门,奇怪的是,房内并不如客厅那般昏暗,有一束柔和的正在晃动的光。

然后他就看见,他的天使、他的游君,正顶着一头未经打理的乱发,盘腿坐在床前打游戏。不仅如此,他的身边还摆放着两三个没收拾的一次性饭盒,被随便扔在一边的盒盖上还贴着“亲子盖饭”的外卖标签,要是他没看错的话,日期还是昨天的。

“……”

他怎么就忘记了呢,一旦游木紧张起来的话,就会打游戏来缓解压力,一打游戏就会投入其中无法自拔,然后就会昼夜颠倒生活作息紊乱。

想起游木的经纪人在电话里“年后的大制作含金量很重,在进组你们可千万别折腾得太狠让游木不好出镜”的谆谆叮嘱,濑名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等到显示器上出现了通关的字样时,游木终于意识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当他看清门口站着的是谁时,吓得直接扔掉了手中的游戏手柄。

“泉、泉哥哥!”

他紧张地甚至咬了一下舌,要是平时的话,濑名一定会觉得非常可爱,但现在,他心里满满的都是担心。

他打开了卧室的灯,灯光下的游木比刚刚看起来的还要糟糕。大概这一段时间都是日夜颠倒的,还以外卖为生,游木的脸色不是很好,似乎还有些水肿,眼下的青黑也挺明显,现在他心虚地垂下了眼睑,金色的眼睫毛颤巍巍的,让濑名也跟着心神摇曳。

“游君,先去洗个澡吧?”

他尽量摆出最为柔和的笑容,缓慢地走向了由盘腿坐着默默改为了跪坐的游木。

他将外卖盒一个一个地收捡起来,塞进了地板上摊放着的塑料袋里,等地面变得能看了一点,他摸了摸游木的脑袋,将他拉了起来,往浴室的方向推了推。

对于濑名的建议,游木没有反对,他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糟糕的一面被濑名当面抓包,让他羞愤难当,随手从衣柜里抓了两件衣服就冲进了浴室。

 

当游木终于浑身清爽地从浴室里出来之后,他感觉家里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样。

主照明灯被打开,窗帘也全部被拉开,从落地窗可以看到正在冉冉升起的朝阳,阳光正在逐渐取代灯光的照明作用。卧室里的杂乱已经被收拾好了,不仅被清扫了一遍,地板上还残留有简单拖洗过的湿痕,现在是拖地机器人在地板上四处乱转履行职责。

卧室里没有濑名的身影,游木闻到了一股香味,是海带汤的味道。他顺着香味去了厨房,濑名正在将那些游木积攒了好几天的垃圾分类打包,旁边的灶台上正搁着一个小瓦罐,海带汤的味道就是从那个瓦罐中传出来的。

“泉前辈,我来吧……”

他蹲下身,想从濑名的手中接过垃圾袋,但却被濑名拒绝了。

“可是你才刚回来啊,还没休息过呢!”

“没事,我在飞机上睡过了。游君要是饿了的话,旅行箱里有我带回来的小零食,再等会儿就可以喝汤了。”

濑名表现得越和平时一样,就让游木越忐忑,他亦步亦趋地跟在濑名身后,像是跟着老母鸡的小黄鸡,但在走到门口时,又被濑名给推了回来。

“游君你还穿着睡衣呢,我只是扔个垃圾而已,马上就回来了。”

门在自己面前关上了,游木眨了眨眼,才恍惚着将门口的旅行箱拖到了客厅。他打开箱子,内里属于濑名的私人物品少得可怜,拍摄的服装是由国外的杂志社负责的,箱子里就只有几件简单的换洗衣物,更多是给游木带的纪念品,还有几张TS的新专跟一摞游木自己的写真,把濑名的几件衣物给挤到了箱子的最角落。

他将濑名的衣物整理好,有些在放入衣柜前需要先熨烫一下的被他分了出来拿到了阳台,他才发现自己的脏衣服都被濑名按照颜色深浅分好放在洗衣篓中,而有一部分已经被投入了洗衣机。

他感到有些愧疚,濑名也才刚刚结束工作,甚至还没有在床上好好睡上一觉,就要做这做那,而他却在这个短短的假期间放纵自己,完全没有提升自己。啊,还是有几项提升了的,大概是近视度数和体重。

这么一想,游木更加泄气了。

他打开家用挂烫机,迎着朝阳为濑名熨烫衣物,尽管现在是普通人起床的时间,游木体内紊乱的生物钟却让他的大脑开始不断发射“疲惫”、“困倦”的信号。

不过他还是顺利完成了这件他力所能及的事情,濑名也已经回到了厨房,正站在料理台前调味。

濑名的大衣,早在回来后就被随手挂在了衣架上,现在他只穿着非常家居的针织,外面还套着一件天蓝色围裙。脖颈裸露了出来,精瘦的腰也被围裙的系带勾勒了出来,好像瘦了一些。

游木揉了揉眼睛。

太不一样了。

濑名不在的日子里,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不管是昼夜颠倒还是直接在地板上打盹,都没有人管他。屋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人说话,没有人追着他要给他围围巾,也没有人问他想吃些什么,只能每天翻看外卖软件或是翻看那些外卖传单,没什么期待地念叨着外卖怎么还不来,然后收到一份从外观到口味都平平的饭菜。

但是现在,感觉每一秒都很舒心。

过了那么多年,濑名早就学会了用偶尔的克制来维持两人之间合理的距离。对于濑名过激的那一部分,游木也不是不能接受,但偶尔也会觉得困扰,像现在这样则刚刚好,虽然自己的信息和行踪还是全在濑名的掌控中,可已经不会觉得害怕了。

他是那只被温水煮熟的青蛙。

他上前了几步,从后方抱住了濑名的腰,将脸埋在濑名的脖颈,闷闷地喊了一声“泉哥哥”。

 


评论(7)
热度(126)

© 您的外卖已在路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