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些主角受的小段子
all主角派
爱我

【泉真】99与1(下)

*说是厨房play其实好像也就是地点在厨房而已……人力车,车速慢,希望点文的 @娃儿绿 妹妹不要嫌弃_(:з」∠)_

*今天单抽中了一张五星小铁虎,但我真的不想开车了,肾虚了,让我养养qeq作为代替就在这里开一篇点文吧!第三条评论!

*上篇:;微博全篇:






“怎么了,游君?”

游木难得的主动亲近让濑名心花怒放,他偏头蹭了蹭游木的脑袋,在感觉火候差不多之后,关火、套上隔热手套将装满海带汤的瓦罐端了下来。

在这期间,游木一直都紧紧地抱着他,刚沐浴过后的温热躯体还带着一丝水汽,虽然头发已经在浴室里吹得蓬松柔软,沐浴露与洗发乳的味道还温柔地萦绕在他的身侧。

游木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些什么,怀里多了一个人,让他的心沉甸甸的,格外安稳。他收紧了双臂,濑名洁白的脖颈近在咫尺,他就顺势亲吻了上去,他感觉到濑名因为他的动作而颤动了一下,这让他有种恶作剧成功的愉悦。

“就是想抱抱。”

这大概是撒娇吧?

游木抿了抿嘴,这句话说出口之后,就连他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他注意到濑名的双手正在抖动,不确定地想,自己突如其来的这番话是不是把濑名给恶心到了?

手被濑名捉住了,游木是因为刚洗完澡,手掌还热热的,但他发现濑名的手掌竟然比他的更热,掌心似乎还在往外冒汗。濑名转过了身,虽然度过生长期之后濑名还是比他矮上一厘米,不过拖鞋的厚度不一样,现在两个人还是能平视的。

他发现濑名的神情十分严肃,嘴唇翕动,可是他并听不清濑名说了什么,但是马上他就发现这些都不是重要的事——濑名那双湛蓝如同大海的眼睛中,开始缓慢地流出了泪水。

游木真大惊失色。

“游君,游君,哥哥我真的……真的是太感动了……”

等等啊?

怎么突然就感动了啊?是不是还要像人鱼公主一样落泪成珠一下啊?

被濑名攥着手的游木不知所措,他不知道现在该如何反应,纠结了一会儿,他选择用偶像剧里几乎用烂了的手段。

他亲吻上了濑名那双湿润的眼睛。

说实话,以前的近距离接触,大多是濑名主动挑起的。没确定身份时就喜欢突然抱过来摸脸摸胸,确认关系了以后反而矜持了一些,但在跨过一垒二垒之后,只要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每时每刻濑名都要黏在他的身边。

像这样的主动的次数,确实好像很少。

每次都是这样的,一百步里,总是他的泉哥哥先走完那九十九步,而他需要做的只是下定决心迈出那一小步。

尾随、偷拍、绑架、囚禁……种种过激言行的背后,是展现的淋漓尽致的爱。

也许他也是病态的吧,才会在驳斥了这些犯罪行为之后,又放任般默认了这些行为的继续。

他吻了吻濑名的嘴唇,尽管会对别人吐露出相当刻薄的话语,但这双唇却是非常柔软的,还很温暖,就像切开重重表象之后的濑名泉。

“泉哥哥。”

濑名觉得自己已经不会呼吸了。漂亮的翡翠色双眼直直地望进了他的眼底,继而有些害羞地半垂着,他咬住了下唇,牙齿将嫣红色的嘴唇咬出了一圈白,濑名觉得,任谁都不会拒绝这样的游木的。更何况,游木现在还穿着他的睡衣。

不过是随手一拿,在进浴室之前,连游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拿的是哪套衣服,但在发现自己拿了其实是濑名泉的睡衣之后,一时半会儿还没能从被抓包的尴尬感之中的游木却已经不想出去了。

反正尺寸也差不多,他还被要求过穿男友衬衣,濑名的睡衣游木穿得也是心安理得。

当濑名发现这一点时,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要不行了。天知道他刚才是用了多大的意志力,才在游木面前保持着镇定去扔垃圾的,关上门之后他一路飞奔下楼,连电梯都忘记坐,等吹到清晨还带着凉意的风,几乎要将他全身都燃烧起来的燥意才终于消退了一些。

但现在,那点要将他浑身都点燃的火焰,又开始熊熊燃烧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和他家游君这样可爱的人呢?

被人描述为像是带有强烈腐蚀性的化学药剂一样的双眼,在这一瞬间却无比的柔和。他捏住了游木的下巴,将游木的脸抬了起来,在他的眼中,游木的嘴唇就像是沾了晨露的玫瑰,等待人采拮。

他捧着游木的脸,动作轻柔,吻也如羽毛从空中落下一般缓慢轻柔。房内的第一束晨光从厨房的窗户闯了进来,映照在游木的脸上,给游木精致的脸笼上了一层荣光。

游君就像是天使一样。

被这圣洁的一幕所震慑,濑名心里的那些念头顿时如同潮水一般褪去。他痴迷地看着自己的天使,而久等也没等到濑名接下来的吻的游木缓慢地睁开双眼,濑名就看着那金色蝴蝶一般的睫毛颤动起来,向上飞动,然后翡翠色的湖泊就盛开在了他的眼前。



开门送外卖

 


“我最爱游君了,全世界我最爱的就是游君。”

“……彼此彼此。”

 

就算一个人走了九十九步,一个人只走了一步,加起来,也是完美了。

 



评论(12)
热度(131)

© 您的外卖已在路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