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些主角受的小段子
all主角派
爱我

【泉真】水神的新娘(01)


*一个十分老套与狗血的paro,水神泉x祭品真

*本章BGM:《水神》





 

降雨已经持续一个月了。

不管是一天中的什么时刻,仿佛都看不到太阳,到了太阳该升起的时间,只有昏黄的光透过厚重的云层与遮天蔽地的雨幕偷溜进来,只能说聊胜于无。

仿佛永远也不会停止的雨,让村庄里的人全部都哭丧着一张脸。巨大的雨量让河堤被冲垮、让河水泛滥、让田地被冲毁,甚至有一些修缮的不是很好的房屋,也在这场天灾中变为了废墟。每天都能听到不同人的哭泣声,有人在为自己的庄田惋叹,有人在为自己的亲人恸哭,天灾的残酷性莫过如此。

好在村子被保护得最好的公仓里还有一些存粮,还能让大家坚持数日,但是坐吃山空,如果雨再不停,就要考虑迁村了。

“这是水神发怒啊……”

村里的老人都这样说。

连绵不绝的大雨、汹涌澎湃的河流,都是水神发怒的征兆,如果不平息水神的怒火,除非迁移到没有水的地方,要不然就会一直被水祸所扰。

可是人的生活怎么能够离开水呢?

 

因连天的大雨所致,房屋各处都是潮湿的水汽。即使将柴房里收集到的干柴全部挪到了最为通风避雨的正屋,柴火还是难免受了潮。

满身泥泞的游木正艰难地点着火。

这种天气,不管走到哪里都是水,就连平常满村乱窜的家畜都不愿意从窝里挪出来。上山就更不用提了,一个不小心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但是游木没有办法,他的母亲重病在床,这些天药铺里的存货,也因为受了风寒或得了湿症的人太多而捉襟见肘,就算有钱也抓不到药,他只好拄着根木棍小心翼翼地上了山。

可能是游木运气太好,平时在山里作威作福的那些猛兽也不愿意在这种天气出来淋雨,他成功地采到了需要的药草,虽然下山的时候由于道路实在太多泥泞而摔了一跤,但也只是受了点不碍事的小擦伤,他还是顺利的回到了家。

他架起了锅,努力地敲着打火石,虽然溅出了火星,但平日里一点即着的干草如今也受了潮,虽然冒起来了灰黑色的烟,游木却半天也没看见火苗。

他有点泄气,冷风从门缝中灌了进来,让他打了一个喷嚏。他看了一眼他的母亲,瘦弱的女性静静地躺在床上,连呼吸都很微弱。

如果火生不起来的话,不仅熬不了药,全身湿透的他也有可能会得风寒。

这样就没人能照顾他的母亲了。

这样想着,游木又拿起了打火石,他感觉窗外的大雨都在为他加油,雨声好像变得更大了一些。

终于有一簇小小的火苗从干柴上升了起来,游木开心地将手拢了上去,但还没等他温暖上几秒,从突然洞开的大门中灌进来的冷风,就让这株好不容易才存活下来的火苗化为了青烟。

“游木,村子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

游木一脸困惑地看着闯进了他家的村长,而门外,站着十几位穿着蓑衣、面带悲悯的老人。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在村长说完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他之后,他就被强硬地带了出来,他想要挣脱,却无法抵抗两个挟持着他的成年人的臂力。

游木感到十分不知所措,先是被老人们带着前往了村子里的公共浴池,被在那里等候的神婆与神官用不知道是什么香料好好洗漱了一番之后,又被裹上被子绑到了村里的神庙,跪在神像前进行了乱七八糟的仪式。

不知道是不是还是被风寒给打败了,神官与神婆说的那些话他完全都听不懂,只能偶尔捕捉到什么“水神”、“新娘”之类的词汇,而且他还觉得头晕晕的,不管看什么都是雾蒙蒙的一片。

他感觉到在意识昏沉间,巫女为他穿上了厚重的衣物,白色的锦缎看起来十分不祥,但他现在连抬起手臂的力气都快没有了,现在的他,连面前那个他以往觉得太过细瘦、总是忍不住给她塞零食糖果的巫女小姑娘都打不过。

“你不要怪神官大人呀,他们都是为了村子,谁叫你是我们村子里最漂亮的人呢?”

正在为他系腰带的小巫女悄悄贴在他的耳朵旁,涂了口脂的嫣红色双唇中所吐露出的密语让游木完全听不懂。村长所说的让他干的事情是什么呢?和他漂不漂亮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不用担心,他们在你身上用的惑神香时效很短,等你进到水中药效就差不多没了,到时候就尽力地游吧!离开这里!”

轻声说完这些话,帮他整理完衣服、带好头冠的小巫女就在行礼后退到了一边,游木觉得脑子里全是一团浆糊,只有小巫女最后所说的“离开这里”一直在他的脑海中盘旋。

神官与神婆似乎做完了法事,两人各端着一碗水,一个沾了点水洒在了他的头顶,一个沾了点水点在了他的额头。他觉得有股热流经由神官点在他额头的手窜进了他的身体里,但马上迎面吹来的风就将这股突如其来的热意给吹散了。

他被抬进了四面都是软纱的神轿。这顶装饰的异常华美的神教,只有在村子里开祭奠时才会搬出来、驮着村里最德高望重的神官为大家赐福,没想到有一天他竟然有机会坐进这顶轿子。

他被人抬着,一摇一晃地往河边走。

神官与神婆举着巨大的伞站在两侧,边走边唱着韵律奇怪的歌。


德河之水其色苍苍

聚合于天其流荡荡

邦人共歌其泽泱泱

山必有缺其势荡荡


他听到有人交谈,这是从遥远的东方传来的歌谣,只要唱着这首歌献出祭品,水神的怒火就会被平息,暴雨不落、洪水不至。

……那么,他就是那个祭品吗?

感觉力气在逐渐回来的游木眨了眨眼,他终于看清了自己的衣着,分明是白无垢,而前方,就是奔腾不息的河流。

“伟大的水神啊!”行至河边,神婆与神官一同跪了下去,“我们将为您献上最美的祭品,请您平息您的怒火吧!”

游木本还想趁着神婆与神官念祷词的时候跑掉,但没想到最后的仪式这么简短,还没等他站起身,神轿就被四位壮汉放在了皮筏上,推进了河里。看到这里游木还觉得自己有一线生机,但是没想到,神婆竟然拔下了头上的簪子,将皮筏下方的气囊各戳了一个洞,根据气囊的漏气程度来看,还没等到河中央,他就会跟这辆缀满装饰品的神轿一起深入河底。

 

已经逃不掉了。

 

冰冷的河水漫了上来,被水浸湿变得更加沉重的衣物带着他直往下坠。

 

已经逃不掉了。

 

在意识被黑暗彻底占据前,他看见了银白色的闪光。





评论(10)
热度(163)

© 您的外卖已在路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