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些主角受的小段子
all主角派
爱我

【泉真】水神的新娘(02)


*水神泉x祭品真

*前篇:01





游木再度有意识的时候,因为身下柔软的触感而十分想赖床。

他闭着眼迷迷糊糊地蹭了一会儿软绵绵的枕头,等感官逐渐恢复、闻到不同于以往的水腥气之后,他才猛然想起自己已经不在那个老旧却整洁的家中了。

茫然与惊惧冲刷着他的脑海,他坐起身,环顾四周,陌生的环境让他不敢轻举妄动,他小心翼翼地打量四周,才发现他竟然睡在一个巨大的贝壳之中。对陌生事物的惊疑让他立马跳下了贝壳,落地时觉得触感不对,他低头,发现脚下全是细软的白砂。

环顾四周,这间房屋——虽然说房屋可能不太准确,毕竟四周用来阻隔的都是用泛着流光的纱制的帷幔——里的装饰品全是些平时罕见的珍珠、珊瑚之流,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珠光宝气,连被村人修缮的最为精美的神庙,也没有这般精致。

这个房间里除了他以外,没有其他活动的生命体,倒是时不时能听到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水流声,让他觉得十分奇怪。但是干等着也不是办法,游木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鼓足勇气迈出了第一步。

帷幔外面的空间和内里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除了没有那个巨大的贝壳还有珊瑚垒成的桌椅外。

游木的身上还是那套稍显繁重的白无垢,不知道过了多久,衣服竟然已经全都干了。绣有银色仙鹤与凤凰的衣摆拖在地上,让他的行动变得有些不便,但出于对陌生环境的不安,他没有选择将衣服脱下来,而是撩起衣摆抱在了怀中。他的脚上没有鞋,可能是落入水中的时候就被汹涌的水流冲走了,本来夹趾木屐就不是多牢固的鞋,况且脚下的细沙踩着十分绵软舒适,游木也不介意这样继续行进。

虽然没有专门的地面,但间距等同的白色石柱与挂在顶部与两侧的乳白色帷幔却组成了一条曲折的长廊。打着说不定能见到救了他的人的想法,游木开始沿着长廊延伸向的方向前进。水流声一直在耳边回响,但感觉自己已经走了很远的游木却仍旧没有找到水声的源头,倒是在前方看到了一个类似于宫殿的存在。

离宫殿还有些距离,但游木的体力已经有些不支,反正也没人看见,他干脆坐在了地上擦汗。他撩开帷幔,本想抬头看看太阳确认一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抬头之后,却被吓得呆楞当场。

距离他头顶约有十丈高的地方,一群河鱼正慢悠悠地游过。

游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明明看不见水流,却仍旧能听到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流水声的缘故。

 

远在外围的游木现在是作何感想,目前正在宫殿里的人丝毫不知。

朔间凛月难得一次有动力跑到朋友的洞府来做客,却发现他的好友——水神濑名泉——一直处于一种焦躁的状态。

“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我说,”根本没有在做客的自觉,凛月找到一个软塌就懒洋洋地瘫了上去,打了个哈欠看向正烦躁地团团转的宫殿主人,“既然那么烦那些人类,干嘛不继续发洪水啊?”

“已经献上祭品了啊!烦死了!有这种情况天祥院那个家伙为什么不说!啊啊,只差一点就能完成任务却被卡断的感觉真是超——烦人!”

“祭品的话,不想要扔回去不就好了?不接受的话阿濑就不用履行约定了吧?”

“哈?”宫殿主人烦躁地揉了揉头发,精致的脸上怒气满满,显得格外凶神恶煞,“给了我的我凭什么再转手送回去?况且——”

“况且?”

濑名哽了一下,背对着凛月咋舌,让凛月更加好奇起况且后面的话语,可是濑名只是甩了一句“睡你的吧”就走了出去,得知自己的好奇一时半会儿得不到解答的凛月只好先解决自己的困意。

 

濑名再次遇见游木的时候,游木正胆战心惊地在回廊里茫然四顾。

没等大脑反应过来、濑名就已经顺从身体的本能退了一步,藏在了拐角的阴影里。等一系列动作做完,濑名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他懊恼地皱起了眉,却还是偷偷藏在暗处观察起自己正缩头缩脑的小祭品。

那天他本来正一如既往地履行职责搅风搅雨,却听见了召唤他的声音,他游到声音最大的地方,就看见白色的羽鹤正在迅速下沉。

那是他的祭品。

脑海里浮现出这条信息之后,对方所有的动作在他本体巨大的眼里都变得缓慢起来。他缩小身躯化为人形,接住了他的祭品,才发现那并不是白色的羽鹤,而是身穿白无垢的人类。

一个看起来才不过十四五岁的人类。

人类啊……

濑名内心嗤笑一声。

反正人类就是这样的,为了一己私欲,无论什么都可以牺牲,不管是物,还是人。接听到了岸上的祷告声,濑名垂下了双眸。

所以在接到降下水灾的任务后,他不会有半分犹豫。

一点一点的过错积攒起来,早晚有一天会成为无法忽视的业障,为了偿还这份业障所要消耗的,就再也不是原先的那一点代价了。

不过……

以前收到的祭品,大多是人类供奉的猪羊之类,这还是他第一次收到这样活生生的祭品,并且还是个人类,该如何处理,让濑名犯了难。

但他有点庆幸那个时候没有直接将他的新祭品像以往一样拿去喂鱼,没想到他的祭品在醒来以后,竟然有那么一双漂亮的眼睛。他躲在柱子后,悄悄地观察那个祭品的一举一动。

翡翠色的双眸,就像是晨光下点缀着露珠的嫩叶,看起来生机勃勃。水底的绿色大多是些丑陋的水草,这还是濑名第一次看见如此澄透的苍翠,让一向喜爱美丽事物的他对祭品人类的身份也解除了不少芥蒂。

踟蹰间,他发现祭品已经快要走到他所在的地方,还没做好准备跟祭品面对面的濑名心脏砰砰直跳,慌乱间,他直接变成了自己的本体。

而终于克服巨大的心理障碍踏进宫殿的游木,终于发现了除他之外的第一个活物。他看着面前半米来长、额头还缀着一颗宝石、正在嘶嘶吐舌的小白蛇,陷入了沉思。



评论(17)
热度(189)

© 您的外卖已在路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