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些主角受的小段子
all主角派
爱我

【泉真】水神的新娘(03)


*昨晚本来准备更的但是打着打着睡着了……

*水神泉x祭品真,前篇:0102





 

0v0<<<

O△O?

一蛇一人用以上两种表情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说实话,游木是有些怕蛇的,虽然蛇在很多地方都被当做图腾祭祀,但是对于不得不经常上山采药的他来说,蛇是一种非常危险的动物,特别是有毒的类型,只要不小心被咬一口,可能就会从此跟世界说再见。

但游木不得不承认,面前的这一条是他见过最好看的蛇。

蛇半天也没有动,看起来很温驯的样子,最终游木心内的好奇压过了惧怕,他缓慢地蹲下来,近距离打量那条蛇,这时他才发现蛇皮并不是白色,而是偏向白色的银灰。这种偏向金属的色泽让他的表皮看起来闪闪发光,再加上他还有一双青苍石一样的眼睛。

“看起来像是什么很名贵的品种啊……应该很值钱吧?”

听到了游木的自言自语的濑名:……

濑名觉得自己可能脑内有一根筋搭错了,明明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他却慌张到变回了本体,还是缩小版。这让他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但是现在再变回人身就显得太过欲盖弥彰了,濑名打定主意多保持一会儿这个形态,观察一下这个“祭品”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不过……

濑名没忍住又看了一眼游木的脸。

之前在水中接住他的时候没有仔细看,现在近距离看的话,祭品的这张脸还真是好看啊……看来人类挑祭品的眼光还是不错的,祷词中说的“最美的祭品”应该不是在糊弄他。

“这个究竟有没有毒啊……不过还是好想摸摸看……”

明明周围没有人在,这个祭品还能这么自说自话,这究竟是在给自己打气还是神经大条啊?这样想着,濑名却向前滑行了几步低下了自己的头。

“哇!”然而游木却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大跳。

濑名想自己的眼里肯定有许多不耐烦,他的小祭品的声音也变得战战兢兢起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可以让我摸摸看吗?”

濑名点了点头。

“本来看你的眼睛就觉得很聪明了,没想到你还真的听得懂我说话啊……”

游木休息的地方距离宫殿也有着不断的距离,本来游木刚醒来的时候还是手脚冰凉的,走了这么长的路之后手脚也回了暖。濑名的表皮自然是冰凉的,摸起来的质感就如同玉石一般,让游木惊叹不已。

“不愧是龙宫里的生物啊!感觉真厉害!”

濑名很想说这里并不是龙宫,他才不是那种看到金银珠宝就走不动道的爬行类,但他现在是以蛇的模样出现在游木的面前的,能听懂人话点头摇头还算可承受范围之内,如果真的开口说话,会不会吓到他的小祭品呢?

在濑名思索的时候,游木将他捧在了手心里。

半米长的小蛇,只有两根拇指并在一起的粗细,盘起来之后直接可以乖乖地呆在人类的双手掌心。舒适的热度从腹部下方缓缓传来,让濑名昏昏欲睡,然后他就听见他的祭品的话语。

“那就请蛇先生带我去水神大人那里吧!我有事想求他!”

濑名心中刚升起的一点温情瞬间消失不见。

 

作为神明,会经常去倾听的信徒们的祷告,为有缘人提供许愿的机会。

从“保佑今天风调雨水”到“保佑今天出航能平安归来”,濑名每天能够听到的祈愿非常之多,到后来,还有些祈愿敌对的家伙在出行的时候翻船的……

只要和水有关的祈愿,他都会听到,但是那些什么都不愿意付出、就想得到天降之财的家伙,他自然不会理会,可是等他按要求完成了一些人的愿望,依言取走了代价之后,又会听到无穷无尽的抱怨。

人类的请求,难以回应。

不过他也想听听看这个祭品会有怎样的请求,究竟是和那群贪得无厌的家伙一样,还是……

他缠在了游木的小臂上,指引游木该往何处前进。只要到了正殿的话,小祭品应该就会知道这里并不是龙宫、而且他也能威风凛凛地坐在宝座上宣告身份了吧。

但今天濑名可能没看黄历,或者是天祥院又在天上搅风搅雨,今天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倒霉到家了。

刚进入内殿,游木就撞上了从浅眠中醒来、有些饥饿便出门觅食的朔间凛月。

衣着华美、面容俊秀不似凡人、额头两侧各有一只尖角,再加上小白蛇一看到他时就挺直身躯嘶嘶吐舌的异常状态,各种关键词在游木的脑海里飞速地过了一圈,然后他就朝凛月跪拜了下来。

“水神大人!请您放我回去吧!”

凛月吓了一跳,连刚出口的哈欠都被他吞了回去,对方熟练的土下座动作让他想起了一个人,嘴角几不可见地翘了一下。

他刚想说自己并不是对方口中的“水神大神”,还没开口就看见了缠在对方手臂上的濑名,而化身为小白蛇的濑名正眼神恶狠狠地瞪着他,还吐了几下蛇信以示威胁,他听见了濑名的传音,只好干咳了两声,说:

“你跟我来。”

 

对于“水神大人”没有立即回应他这件事,游木感到非常的忐忑。

他默默地跟在朔间的身后,只能靠抚摸小臂上的小蛇来抚慰自己内心的不安。他不知道朔间要带自己去哪,也不敢开口询问,从家中被村长突然捉走到被作为祭品沉入水中来到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得太快。然而他内心的彷徨无措现在根本没有对象倾诉,即使他愿意吐露给他遇到的第一个活物小白蛇听,也肯定得不到他想要的安慰回应。

游木突然觉得有些委屈。

不管是作为祭品这件事,还是聪慧的小白蛇能听懂人话但却不能口吐人言这件事。

为游木带路的朔间已经快要笑死了。

如果不是游木因为忧虑而一直垂着头,肯定能看到朔间颤抖的背影。为了竭力抑制住自己的笑声,维持住仙人风范,朔间只好咬着自己的下唇克制笑意,但在内心已经疯狂嘲笑了濑名一百遍。濑名突然有点庆幸今天来到这里的是朔间,如果是守泽,那可能会变成一场巨大的灾难……

到达正殿之后,朔间回过头来,脸上又变为了喜怒难定的莫测表情,他坐在右边的座椅上,问游木。

“你就是这次的祭品?”

虽然知道自己就是被神官他们当做祭品沉下来的,被这样说,游木还是觉得有种屈辱感。他悄悄打量了一下四周,也不敢随意坐下,便站在朔间面前点了点头。

“你刚刚说让水神送你回去是怎么回事?”

“我……”

游木有点害怕,也没听出来朔间语句中所隐藏的信息,他小心翼翼地说道:

“我不是自愿来当祭品的,所以希望水神大人可以放我回家,作为替代我回家后会为水神大人献上其他的祭品的!虽然现在村子里的情况很不好,但是我会上山打猎,一定没问题的!我想回家!”

说到这里,有人对话后有点刹不住闸、开始宣泄自己的委屈的游木抬起了头,眼中已经浮现出泪花。

“我母亲还在床上病着,她没有我的照顾不行的!而且我也不想当水神的新娘!水神大人也不会想娶我这样的人吧!”

朔间刚喝进嘴里的一口茶喷了出来。






评论(22)
热度(221)

© 您的外卖已在路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