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些主角受的小段子
all主角派
爱我

【泉真】白色情人节我们搞了事2

*跟 @外卖为什么还不来  以及  @外卖的价格是九磅十五便士 的联文

*猜猜谁写了开头中间跟结尾吧w

*希望不要因为最后一段的缘故被河蟹_(:з」∠)_祝大家白情快乐!






濑名在一片冰天雪地里醒来。擦一下窗户上的水汽,满目望去,都是雪花在漫天飞舞。

这片森林总是这样静谧,但是随时充满了危险。濑名家世世代代都在守护在森林的入口处,濑名泉继承了家里的任务,也同样守护在这里。但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尚且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远亲们也会定时地邮寄食物和衣物来,濑名就这么远离了尘嚣,定居在了这间森林附近的房子里。

壁炉里的柴火发出声响,濑名看着书架上的书籍,他们家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书本竟然都是童话。他对此不感兴趣,悻悻地回到自己的沙发上给自己泡了杯咖啡。这里当然有网络,也有手机信号,濑名还是能够跟上外面人的生活。这里空气好,水质也好,只是遇到极端天气的时候会有些麻烦,偶尔也会有大雪封门的情况。濑名不会忽略天气预告,会提早开车出去十公里远的镇上屯粮或者是买些御寒的衣物,他也会记得买些动物用的药物,不少动物受了伤,就会爬到他家门口来。

这似乎是这座森林约定俗成的东西了。刚开始看到受伤的动物的时候,濑名会说一声“超~烦人”然后关上门,但是几分钟以后,外面的风雪不停,他又会打开门,把那只受伤的松鼠或者是兔子抱进门来,包扎好他们受伤的地方,或者给他们涂上药水,再重新放回山林里去。

他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当初家里人要他学习兽医相关的知识了。

总而言之,接受了这个设定,濑名对于接收受伤的动物也越来越习惯起来。有些动物伤得重了,甚至还会在他家里住上几天来养伤。天气好的时候濑名去巡林,就算偶尔遇上猛兽,他们也不会伤害他,反而显得相当友好的样子。

又是糟糕的天气。

濑名放弃了出门巡林的打算,他打开灶炉,给自己热了一碗豆子汤。蒸汽袅袅娜娜,让他稍微眼前模糊,放下勺子的时候,却听到了轻微的敲门声。

以前也有,受伤的动物用前爪轻轻拍一拍门,找到他这个并不算高明的森林“医生”,他以为这次也如同往常。

他打开门,却看到一个人。

金色的头发,碧绿的眼睛,脸长得小巧又好看,但是表情却很痛苦,濑名的视线挪开,发现他的手臂上有一道很深的伤口。

不,也许不能被称之为人。

因为他的背上有一双薄如蝉翼的翅膀,似乎因为寒冷蜷缩在一起。


在惊讶之前,濑名率先感受到的是一种直击灵魂的美丽,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这种……

他总觉得,用“生物”来称呼面前的存在实在太过失礼,非要说的话,那一定是神之造物,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那超乎常人的美丽,还有区别于常人的身体部位。

他在一瞬间明白了,他们家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书本并非是童话,而是真实的记载,而他们家世世代代都要守在这里,就是为了再次遇见神之造物。

——这就是他和游木真的命运开始出现交集的起点。

在将游木身上的伤治好之后,他将游木带到了家中。父母没有对他放弃自己守护在森林入口处的使命多说什么,即使是看见了游木背后的翅膀,表现得也一如既往,只是和某个远亲打了个电话,通知他们换个人、继续去守在森林入口。

但是第二天,等濑名看到房子内焕然一新的装饰,还有不用他多加叮嘱就出现的适合游木食用的料理,濑名就清楚了,他的所想和所做都完全正确。

也许是因为游木的伤口是他治疗好的缘故,游木非常亲近他。刚到达陌生的环境,只会一些简单对话、还不敢跟别人交流的游木成天跟在他的身后,不管是进食、洗澡还是睡觉,一直都黏在他的身边。

这是第一次,不管在谁看来都是麻烦的事情,濑名却做得甘之如饴。

祖祖辈辈数十年如一日的等待,也许就是为了这一天。
他教会游木该如何使用人类的各种现代化器具、各种常识性知识、还带着他去世界各地游览。日复一日与人类的接触,让游木除了背后的翅膀之外,在生活习惯上变得与人类别无二致。

濑名也不知道让游木进入尘世之中究竟是对还是不对,曾经游木身上那种虚无缥缈的朦胧感正在消失,可是取而代之的人气活力也让濑名深深着迷。可能早在他看见游木的第一眼,他的心就已经被安置在了游木的身上,到后来,不管游木变成什么样子,游木都是他的心的所有者。

他以为他和游木就会这样,以一种半隐士的状态度过接下来的岁月,可是他没想到,逐渐开始适应人类社会的游木,竟然提出要去当偶像。

“为什么游君想要去当偶像呢?”

“因为泉哥哥的笑容很好看,我也希望看到哦更多人的笑容。”

真是太狡猾了,用这种理由的话,不就不能拒绝了吗?

出乎濑名的意料,游木的偶像工作竟然进行的十分顺利,明明除了长相这个优点之外,是个干什么都很笨拙的人,但也有很多人就是因为这些笨拙而喜欢上游木。按理说,有更多人喜欢他的宝贝他是应该开心的,但是当他看见在舞台上蹦跳歌唱的游木时,在内心翻滚的却不是那种名为喜悦的情绪。

原来他对游木,并非是朋友的感情,也不是明面上义兄义弟的感情,而是比那更深的、比羁绊还要厉害的执念。

“在想什么呢?游君。”濑名翻了个身,用手支着头看向身边的人。

游木正趴在床圌上,被子堪堪盖到臀圌部,光圌裸的背上遍布吻痕,事实上,他整个人都残留着方才性圌事后淫圌乱的气息。头发垂下来,没戴眼睛,绿色的眼珠还雾蒙蒙的,眼角还泛着红。

“在想以后的事。”游木慵懒地说。

濑名伸长了手臂,将游木真从床的另一边揽到了自己的怀里。因为裸圌着上身,游木的后背泛着凉意,贴在濑名暖烘烘的胸口让两人都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白色雕花的玻璃门没关,海风自露台吹进,卷起了白色的薄纱帘在室内翻舞。他们紧圌贴着彼此,交换着体温,静静地望着窗外月下的海滩,听被风送来的沙沙的涛声。

“我想引退了。”游木说。

“游君不喜欢当偶像了吗?”濑名蹭了蹭游木真的头顶,轻轻地咬着游木的耳朵。环住游木的手臂箍着青年的腰,手覆在他的手臂上,手指在他的手背上画着圈。

“哥圌哥不也是吗?”游木转过身,环住了濑名的颈子,凑上前给他的义兄送去了一个吻。

“做了这么多次还没够吗?”濑名低声问,半垂着眼,享受着他一直珍爱的义弟的吻。

游木并没回答他,而是推着濑名,跨圌坐在了濑名的身上。他的颈部、胸口、腹部都是吻痕,乳圌首又红又肿,像是破了皮。他撩圌起额前的头发,扭着腰用私圌处蹭着濑名的胯部,很快就让濑名的性圌器再度挺圌立,戳在了他两圌腿中间。

“挑这种时候说,游君果然是故意的呢。”濑名的气息变得粗重了起来。

“不管我怎样,哥圌哥都喜欢我,对吧?”游木伸出舌圌尖,舔圌了舔锐利的尖牙,像个小恶圌魔一样诱圌惑着濑名。

“我不是需要哥圌哥保护的人偶了,我也想好好地享受一下人生,虽然被那么多人爱着很开心,但是如果再过几年我的脸丝毫不会改变的话就不行了吧。”他压低身圌子,凑到了濑名的颈间。他舔圌着濑名的颈动脉附近,找了个好咬的位置张圌开了嘴。

尖牙刺破了濑名的动脉,他一声闷圌哼,也将自己的性圌器送进了游木真的后圌穴。

“游君开心的话……”濑名的眼中泛过红光。

天边的月正满,海边的古堡森然,谁也不知道在里面正发生着什么,除了正缠圌绵的人。


评论(5)
热度(81)

© 您的外卖已在路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