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些主角受的小段子
all主角派
爱我

【泉真】夜の光 3


【WARNING】mako性转,年龄操作,老夫少那啥,介意慎入!!!

30岁老濑和学生妹mako,我大概还能跟连名字也不能提的老师讨论238794646784个脑洞并让另一个连名字也不能提的老师写

*和 @外卖为什么还不来@外卖的价格是九磅十五便士 的接龙,我没有咕咕咕(o´艸`)

*便士老师的车头被我开进车库了!!







老和尚给了两个小和尚500日元,让他们将空房间填满,第一个小和尚买了稻草,却只能装满半个房间,老和尚摇了摇头,第二个小和尚买了一根蜡烛,点亮之后,光芒填满了整个房间。

对游木来说,濑名就是那根填满她的蜡烛。

她对濑名的印象起始于两岁,真正变得深刻起来,则是在四岁。

要说青梅竹马的话,大概也是算的,虽然他们两个人之间有十三岁的年差。由于是邻居的关系,她的母亲告诉她,在她的眼睛可以看清楚东西之后,第一个看到的人是妈妈,第二个看到的就是濑名。

两岁之前所有的印象都很模糊,四岁之前的记忆只有朦朦胧胧的片段,而在上幼稚园之后,对“泉哥哥”的印象才开始变得全面又具体。

游木的父亲去世的很早,自她有印象以来,家里除了她,就是她的母亲。游木没觉得这有什么,就算只有她跟母亲两个人,生活也过得很平稳,但学校里的同学并不会这么认为。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没有爸爸的孩子”这个绰号开始在学校里传播,而校园欺凌,也随之而来。

当时的濑名已经开始上高中,褪去了中二时的青涩的他,已经有了几分日后成熟稳重的影子,但他毕竟没有真得像现在这样,能将一切掩藏在云淡风轻的表情之下。

潜藏在他性格中的恶劣,好像也是在这个时候冒出了苗头,明明只是四五岁的孩子,威胁的话他也说得出口。
“以后要是再听见你们说这种话,我就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

一米七的高中生,虽然在同龄男生中算不上高,但在还不足一米的小萝卜头面前,已经犹如巨塔了。就算濑名本人长得十分好看,现在正在被他恐吓的几个小孩也生不出去欣赏他的美貌的闲心——能不被吓哭就已经很不错了。

等到那群小孩成功被濑名吓走,仍旧泪眼朦胧的游木也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但濑名将手伸过来的含义,她还是非常清楚的。

就犹如之前的许多次,她将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掌心。大小不一的两只手交握在一起,游木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那是和母亲牵手全然不同的感觉,干燥又温暖的手掌,除了能接送她上下学,还能够带着她走出黑暗。

那是游木第一次,将“泉哥哥”这个称呼写进自己的日记。

即使后来很多人都说濑名的性格实际上相当恶劣,还喜欢欺负后辈,游木也知道,濑名对她的好,是十数年如一日的。

她对濑名的信任与爱,就像是家人一样,就像是,真正的兄妹一样。

她本以为会一直这样的。

——本以为。


世间上的许多事情其实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讲,特别是在感情上。

可能是从知道情书的含义开始、可能是从胸口的发育开始,也有可能,是根本从一开始就一直是这样。

濑名对她来说,是与任何人都不一样的,明明很多问题更应该跟同为女性的母亲讲,但她更喜欢赖在濑名的房间,坐在他的床上,抱着他的枕头,看着濑名工作的背影,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聊天。

游木在国中时期,也是有一段叛逆时期的,为什么只有她没有爸爸呢?为什么她的母亲根本不懂她呢?她和别人口中的坏学生一起坐在路边摊上,喝着从坏心商人手中买来的罐装啤酒,只喝了两听就有种酩酊大醉的感觉。

那个时候濑名已经偶像毕业,开始逐步接手家族事务,忙里偷闲给游木打电话,听到的就是游木隐隐带着哭腔的含糊嗓音。背景音很嘈杂,还有很多男性的声音,好在游木还没意识模糊到连自己所在的位置都说不清楚,内心恐慌的濑名二话不说,直接推开了面前成山的公文,连助理说马上就要开会了的劝阻也不听,甚至连去停车场找车的时间都不想浪费,看到有职员已经解锁拉开车门正准备上车,将自己的跑车钥匙甩给被自己拽出来的对方,说了一句“给你了”,就关上车门踩下油门。

升学的压力、梦想被母亲否决的痛苦,还有唯一最为关心她的濑名也开始变得忙碌、开始忽略她,让游木的国中时期过得很是黑暗。

她觉得自己再也不是小时候那个只能等着泉哥哥来将坏孩子们赶跑的小可怜了,她想笑着面对一切困难,就算泉在忙碌间隙打来电话的时候她特别想哭,游木也会拍拍自己的脸,挤出笑容之后再欢快地接听电话。

但她终究还是没有坚强到那个地步,心理压力让游木的学习状态直线下降,而最近模拟考的成绩单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别说是上她梦寐以求的梦之咲了,这个成绩,根本就连顺利毕业都很成问题。

她再也不能让自己假装很开心,再也不能抑制那股想哭的冲动。

也可能是因为有个人,总是在无偿地为她提供可以永久依靠的肩膀。

酒精带走了她所有的故作坚强,在看到已经有一周多没有见到的那个身影时,她的眼泪瞬间就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泻而下。

濑名此前从来没有看见她这么哭过,就算是幼儿时期,多数时候也只是想要吸引大人们的注意力而假意干嚎,现在的游木,像是要将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干一样,大滴大滴的往下掉,让濑名心疼不已。

“再哭就不好看了,傻姑娘。”

他用拇指擦着游木的眼睛,泪水却总也擦不干,游木的眼眶烫得要命,险些要将他灼伤。

他的游酱怎么可以哭呢?最适合他的游酱的,明明就是灿烂无比的笑容。他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呢?还有什么事情,能比他的游酱更为重要的呢?

在得知了游木哭泣的缘由之后,濑名将自己的工作推掉了一般,就算业务缩水也不在乎,他为游木补习,为她做营养餐,为她做父母兄长所能做到的一切。

游木终于又变回了那个爱笑的小姑娘。

但游木也知道,有些事情终究还是变了的。

比如那再也无法隐藏的爱。






评论(4)
热度(69)

© 您的外卖已在路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