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些主角受的小段子
all主角派
爱我

【泉真】水神的新娘(04)

*水神泉x祭品真,前篇:010203

*哈喽大家好,本章字数2222…………………




“等等,等等,”朔间拍了拍胸口,又咳嗽了两声,才终于恢复了正常的声音,“什么叫娶你?”

“啊?”本以为水神大人清楚的游木不解地眨了眨眼睛,“那个……因为……神官把我扔下来的时候说我是水神大人的新娘……?”

“你是不是弄错了祭品的含义啊?”

瞥了一眼正目露警告的小白蛇,觉得好心没好报的朔间哼了一声,让游木跟着自己进了后面的神堂。神堂里摆放着足有八九米高的水神铜制神像——要说游木为什么会知道那是水神像,是因为下方半米高的底座上就明明白白地刻着水神这两个字——案前还摆放着香火旺盛的铜炉,升起的烟雾模糊了水神像的脸,游木看了半天,终于还是用“现在流行的雕刻风格没把人雕成猪就不错了”的理由,说服自己忽略神像与朔间的不同。

“水神就是在这里倾听人们的愿望的,你有什么想对水神说的话,就在这里说吧。”

“哎?您不就是水神大人吗?为什么不能直接对您讲……”

被一系列事情冲击地摸不着头脑,脑子里一团糊的游木甚至觉得眼前发黑。朔间打了个哈欠,困意让他现在就想回到床上,不过想到对方是濑名也有些在意的小祭品,他还是耐心地解释了一句:

“我只是一个路人而已,想见水神本人,就让你手上那条小蛇去叫吧。”

说罢,他的身躯就化作了一阵青烟,消失在了游木的面前。

超出游木认知的一幕就发生在他的眼前,让他直接跌坐在了地上。虽然早在发现自己就呆在水面之下时,游木就已经做好了要将常识抛出脑海的准备,这一幕还是太过刺激了一些。想起自己的手臂上还有一条小蛇,担心自己摔倒的动作弄伤对方的游木连忙低头查看,却发现在进入神堂之前还缠绕在他手臂上的小白蛇、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么一来,神堂里的活物,就只剩他一个了。

意识到这一点,游木突然觉得有一股凉气沿着他的脊椎爬上了头皮,让他忍不住瑟缩起来。此时他突然想回到他最初醒来的那个屋子了,虽然也没有人气,但好歹看起来是正常人住的房间,还有柔软的贝壳可以躺一躺。然而这里毕竟是神堂,游木捏了捏眉心,强忍住眩晕感,乖巧地跪坐在了香炉前方的蒲团上,双手合十朝着水神像拜了拜。

“我敬爱的英明神武的水神大人啊。”既然是有事要拜托,游木想了想,挑了个亲切又尊敬的前缀,才将自己曾对朔间讲明过的理由,又对着神像说了一遍。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在他说完看向神像的时候,神像好像对他眨了眨眼。

“吾听见了。”

得到了回应的游木感激地又朝着神像拜了拜,才后知后觉地被吓到、发出了短促的气音。他看着神像突然发出一阵金光,然后一道人影从水神像的胸口走了出来,落在了水神摊开的手掌上。

那个人身着银灰色、上印鳞纹与海浪纹的和服,不过左边的臂膀却裸露在外,露出了缠绕在胸膛的绷带跟锁骨的图腾刺青。他的额头上缀着和游木之前看到的小蛇一样的宝石,眼瞳也是漂亮的苍青色,嵌在那张漂亮的不食人间烟火的脸上,显得就像是宝石一般冰冷。

无形的压力如潮水般袭来,游木慌张地低下头,不敢再直勾勾地盯着正牌水神大人看,可他的下巴却被冰凉的手指抬起,双眼不受控制地望入了一双冰潭。

“你叫什么名字?”

“游、游木真……”

出于对神明的天然敬畏,游木的声带有些发抖,他甚至有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将自己的名字给念对了。不过水神显然没有介意这一些,他感觉到那只冰冷的手掌摸上了他的脑袋,然而这反而让游木变得更加忐忑了。

最为糟糕的是,游木的肚子就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说来也是,他为了早点为母亲采到药,早上随便吃了两口就匆忙上了山,后来就被神官带走给扔进了河里。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具体昏迷了多长时间,但想来时间也不会短,觉得饥饿也是件正常的事。

嗯……正常的事……

在难言的尴尬中,刚听到肚子响就闭上眼拒绝接受现实的游木,小心翼翼地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水神大人还站在他的面前,不过神情有些复杂。

 

游木忐忑地跟在濑名的身后。

他不敢抬头,视线一直停留在濑名的袍角处,看着那片海浪掀起又落下。他发现,自从醒来之后,他似乎就一直在走来走去,从房间到长廊,从正厅到神堂,现在又不知自己将要前往什么地方。

假如游木有第三视角,他就会发现在这几个小时内,他已经将水神宫的三分之一给走了个遍,这可是连水神宫里的很多原住民都享受不到的殊荣。像是替宫殿打扫卫生的螃蟹精、虾精之类,因为长得不好看,一般只被允许呆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工作,根本不会有踏足其他宫殿群的机会。不过游木当然没有这种视角,也感受不到这种殊荣,他只是担心,这个看起来精致帅气到应该就是喝晨露长大的水神大人,会不会突然改变食谱,将他当做真正的祭品给吃了。

尽管这样担忧着,他也并不敢逃跑,不管是朔间的突然消失还是濑名的突然出现,都打破了游木迄今为止所学到的尝试。村里的神官也是有做过让恶作剧的小鬼显形之类的仪式,但那种小打小闹,和濑名他们显示出来的手段,完全就不是一个程度的东西了。

正当游木在想东想西的时候,濑名停了下来,他一个没收住脚,就撞在了濑名的背上,当即就吓得腿一软差点跪下,胳膊却被濑名给紧紧攥住了。

“凉”是游木的第一反应。白无垢看起来层数多,但织锦并非是多么厚重的布料,游木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一块冰给托举着,让他冷的快要忘记所有的事情。

“进来吧。”

水神的话仍旧简短,从刚开始的“你叫什么名字”到“跟我走”,再加上现在这句话,言语简洁到游木根本摸不清他是个什么想法。假如要把他当做祭品杀了的话,为什么还要带他兜兜转转?可是不杀的话,刚刚“路人”意思也表明了什么水神的新娘根本是无稽之谈,那他对于水神大人来说还有什么用处呢?

更加出乎意料的是,濑名带游木到的地方,是厨房。






评论(5)
热度(119)

© 您的外卖已在路上 | Powered by LOFTER